社区盾杯球评:锋霸一番战努涅斯的肌肉秀得漂亮

2022年8月2日 by 没有评论

  英超这桌盛宴开席之前,社区盾杯像是那小碟酸萝卜、凉拌海带丝或是盐焗花生米。没多少人会把它细嚼慢咽,用它给稍后上桌的山珍海味定性,但是它足以挑逗你的味蕾,让你对即刻奉上的大快朵颐心驰神往。

  于是,作为厨子界的顶流,瓜迪奥拉和克洛普都给自家的开胃菜备齐了全新食材。我用产自北欧还带有名宿血统的进球机器打头阵,你留从南美贫民窟进口的鲜嫩肉体作后手,斯特林、热苏斯和马内这些老面孔被从菜单上划掉之后,上新的净是这类高级货……

  所以,我们要先来聊聊哈兰德。如果你期待着这头猛兽刚辗转至另一片山林,就能无缝衔接般地纵情肆虐,那么请先回答一个问题:多特时期的哈兰德,是如何踢球的?

  答案嘛,其实不难给。他需要对手留出广阔的空间给他大步流星地推反击,他需要弟兄们变着花地为他往小禁区里送饼,他更擅长电光火石之间的那一哆嗦,而非拳拳到肉级别的男上加男。但是……德甲的剑斩不了英超的官,问题就这么来了。

  利物浦的防线常年间在被打身后和巧造越位之间摇摆不定,这种特质在赛季开局阶段尤其鲜明,因此理论上来看哈兰德不可能完全无机可趁。不过嘛,每逢德布劳内想给小弟做个饼,范迪克都会用无可挑剔的地面防守向他say no——

  等到哈兰德从马蒂普的防区穿插至范迪克的身前,满脑子都是自己与世一卫来个短道竞速的YY时,马赫雷斯慢悠悠地收起了手中的发令枪——

  切身前行不通,那我就绕身后,结果范迪克拉上罗伯逊和蒂亚戈,联手绞杀了沃克和马赫雷斯的二人转,被孤零零地留在后点的哈兰德,又要开启一次无聊的折返跑了——

  以及,在看到这个镜头,你可能会嫌弃哈兰德不过是个停球三米远的糙哥,但假如格拉利什把球喂到哈兰德惯用的左脚而非右脚,各位至少大概率能看到一脚还算像样的打门——

  情况大致就是如此:整场比赛,哈兰德接得最舒服的两次投喂都来自于大多殿后组织、偶尔才前压支援锋线的贝尔纳多-席尔瓦,其他队友与其的连线虽然满是郎有情妾有意的暧昧气息,但丘比特的神箭却总是射成了埃蒙斯的最后一枪。此前仅有45分钟的短暂磨合,显然无法让诸位之间迅速地踢出珠联璧合之感,更何况范迪克教科书级别的防守案例,也远非一捅就是一块窟窿的德甲后卫们能够模拟的。

  就这样,哈兰德带着全场0次对抗成功、0次盘带成功、0次被侵犯和1脚离谱空门的成绩单结束了英伦第一课。纵使魔人布欧的魔力再强,放在昨夜暂且也只能与麻瓜为伍。

  除了阿德里安一如既往的稀烂出球,以及亨德森不知所云的非受迫性失误,利物浦基本不剩什么槽点可挖。要防守有范迪克肩扛大旗,要进攻有阿诺德突施冷箭,有萨拉赫纵情驰骋——这小球一带,小腿一蹬,小坎塞洛一过,一百万个上赛季前半段的超神版法老就捧着新合同,从利物浦球迷们的眼前飞速闪过。然后,既然自家的老宝贝还管用得很,大伙自然希望新宠能来锦上添花,达尔文-努涅斯这盘昂贵的预制菜,终于下了锅,再上了桌。

  坦诚说,虽然努涅斯在与莱比锡红牛热身时轻描淡写地拿到过大四喜,但赛前他身处的舆论环境其实比转会后暂且只吃过一次饼的哈兰德恶劣得多。有人念叨他对阵曼联时的空门不进,有人嫌弃他的传球和对抗,还有人玩着乌拉圭卡罗尔的烂梗,即使这俩人的球风大相径庭。

  利物浦球迷关于自家中锋的认知,终于实现了更新换代。奥里吉上赛季33%的争顶成功率简直不忍直视,马内和若塔都算是小个前锋中的头球狂魔但毕竟身高受限,再往远了看赫斯基、卡罗尔或本特克等古典高中锋都不可能做到高度和速度兼得。然后,努涅斯来了。

  他能撒开脚丫往防线的身后窜,虽然愣是跑出来的单刀危险,先后被越位线和埃德森的脸蛋化解;

  他能在鲁本-迪亚斯的眼皮底下争到高点,把此前送给自己的点球主罚权原封不动地还给了法老哥哥;

  他上能泰山压顶,下能俯身攻门,你不太能想得到一位1米88的大高个会用贴地飞行的姿态,开启波澜壮阔的新航程,再在安稳落地之后附赠你六块腹肌。

  新科锋霸的首次交手,让努涅斯秀足了肌肉。来自萨拉赫和米尔纳的慷慨解囊,已经把努涅斯喂得扶墙而入再扶墙而出,而罗伯逊和阿诺德这两台传中机器要是在日后再轰鸣作响,属于努涅斯和利物浦球迷们的幸福时光应该不会只是过眼云烟。

  当然,即使说一千道一万,社区盾杯的分量和地位也不必高估。双方下半场前20分钟不约而同的集体摸鱼几乎隔着屏幕告诉你昨夜大可不必刺刀见红,瓜迪奥拉没把所有弟子中最让利物浦忌惮的福登以及最有可能接班阿圭罗的阿尔瓦雷斯纳入首发,也说明了王权球场只是一片试验田而已。征途漫漫,小试牛刀之后才是大兴土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